到天國要多少天? 去那裡車票很貴  【杉彬川】 

 

天冷,例假日的早上,老媽沒開伙。我到一家以鍋貼聞名的館子吃早餐,點了五個泡菜餃子和一碗酸辣湯。 

此時,人潮散去,剛好只剩我一個客人在店裡。忙中得空的老闆,把餃子丟進沸水後,跟在一旁包水餃的幾個女員工聊起天來。

 

老闆說:「妳們要把年假的輪休表排出來給我。」「可不可以連休。」員工問。「可以。」「那可以連多久。」 

「我們做的是餐飲,重服務。所以,要維持一定的人力來保持服務水準。這樣好了,家住愈遠就准她休久一點,住高雄的休除夕一天。」老闆公平

 

「頭家,那我住台中。幾天?」「兩天。」 

「我住台北。」「我家在宜蘭。」「老闆,我是中國大陸嫁來的。」家真的住哪,我也聽得模模糊糊,看她們講話神情,大概有真有假。

 

闆,到天國,要多少天?」一個坐在角落,年約十來歲的小妹妹,紅著雙眼說。 

 一時,嘻哈的大夥鴉雀無聲。霎時無法給這個來工讀的小妹答案的老闆,追問她為何這樣說。

  

「我爸爸和媽媽,半年前騎車一起去工廠時,出車禍。阿嬤說,他們去天國了。」老闆聽完小妹的話後,走到她旁邊,撫著她的肩。 

 

 老闆說:「去那個地方車票很貴,妳要努力念書、存錢,將來才買得起車票。 

 這個過年,妳如果沒有事,就來店裡包餃子,妳來上一天班,老闆就加付妳十天的薪資。」 小女孩聽後,眼睛一眨一眨的點頭。  

 

 


 

2005/01/10 聯合報

   買個奇蹟

 

  怡君伸直身子,好把襁褓中的弟弟看清楚點。

  他躺在嬰兒床裡,她聞到身邊桌上的藥味。

  爸媽告訴她,弟弟病的很重。  

 

  她並不清楚弟弟到底有什麼問題,只知道他似乎不太高興。

  他老是哭,現在也是。

 

  她輕聲細語:〔弟弟,別哭了。〕

  弟弟奇蹟似地不哭了,盯著他姊姊看,眼中泛著淚光。

  她牽起他的小手,看著他肥肥的手指,滿是汗水的手指求救般地抓住她的一根指頭。

  怡君安慰地緊握了一下。 

 

  這時,她聽到父母在隔壁房裡說話。

  怡君雖然只有六歲,但她知道,當大人壓低聲音說話時,就是在討論重大的事情。  

  六歲的怡君很好奇,她親了親弟弟,踮起腳尖走到門邊去。

 

   她父親說:〔開刀太貴了,我們付不起。我最近連帳單都付不出來。〕  

  她母親回答:[ 現在只能靠奇蹟來救了。 ] 

   怡君疑惑著:〔奇蹟是什麼?他們怎麼不去弄一個來?〕

  她跑進房間,從存錢筒裡拿出一塊錢,她要去買個奇蹟給弟弟!

  

  怡君跑到對街的超市,收銀台前的隊伍排得很長,怡君插隊進去,但大家並不介意,有些人甚至還覺得好笑。

  第一個和這個臉色紅咚咚的小女孩說話的人,是收銀台前的收銀員。

  他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問道:〔小妹妹,我可以為妳服務嗎?﹞

  她說:〔謝謝,我要買個奇蹟。〕   收銀員說:〔對不起,要什麼?〕

 

〔嗯,我弟弟真的病的很重,我要買個奇蹟。〕收銀員一頭霧水。  他對小孩沒什麼經驗,於是說:〔誰來幫助這小孩?我們沒賣什麼奇蹟啊。〕 

  一個穿著體面的男士問:〔妳弟弟需要什麼樣的奇蹟?〕 

   包括怡君在內,大家都轉過身來看他。 

  〔我不知道,我爸媽說弟弟病的很重。它需要動手術。〕

  穿著體面的男士彎下身,示意要她走近一點。 問:〔妳有多少錢?〕

  怡君說:〔一塊錢。〕

  這個男士他拿起一塊錢,道:〔我想,現在一個奇蹟大約就是這個價錢,我們去看妳弟弟。也許我有你需要 的那奇蹟。〕

      

  幾個月後,怡君看著站在嬰兒床上的弟弟。

  她的父母正和那位穿著體面的男士交談,原來他是位知名的神經外科權威。

 

  怡君的媽媽說:〔大夫,我們還是不知道手術費是誰付的,你說是位匿名的善心人士,他一定花了一筆不少的錢。〕  

 

   醫生心想:〔沒有,只花了一塊錢和一個小女孩的信念。〕

  

這2篇都是真實故事,只是筆者把它訴諸於文字,也許自己的小小舉動,對所需要的人來說可能都是奇蹟, 

人之所以為人,無非是因相互幫助,相互關懷,請珍惜身邊所愛的人

創作者介紹

Ponysober's生活札記

ponysob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